绯夜

半周更写手

寸步之间 40

正文结束,剩下的都是番外

前文:39

40.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里睁开眼睛,尚在迷茫时的眼里落入王源费力去拿衣服的画面。他不太清醒地撑起上身,帮他把昨晚乱扔到床头柜上的衣服拽了过来。随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揉了揉眼睛,确认昨晚的一切不是自己做的一场美梦——其实不止今天,就是在之前的很多天里,他一觉醒来都有种‘王源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人’的恍惚感。

然而在他清醒之后,看见王源也正望向自己的双眸,霎时间轻松地笑了。王源的声音少了平日的清亮,多了一丝沙哑:“醒……咳……醒了?”

嗓子为什么会哑,答案不言而喻。王俊凯不顾两人都没刷牙,凑过去就在王源嘴上亲了一口:“早安~怎么不叫醒我啊?”

王源淡淡地笑着:“我得先好好确认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王俊凯呆住了,本来好感动,他们竟然想到一起去了,结果又听见王源恶狠狠地说:“结果刚想起身,妈的,腰都酸死了!”听完之后,王俊凯赶紧在被子的遮盖下伸手捏了捏王源腰上精瘦的肉,一边捏一边揩油,王源默认了他不规矩的动作,反正该不该干的都做过了,就随他去吧。

“好了好了,揉几下得了,也没那么严重。”王源活动了一下,觉得舒服多了。王俊凯揉搓的动作是挺了,然而手掌还在他他身上暧昧地抚摸着,不同于嫩滑肌肤的些微粗糙感不住地在上身流连,王源不安地动了动,心里其实是怕他一时兴起趁早再来一发。昨晚被好好清理过的地方并没有产生任何不适,尽管这让王源很庆幸,但也不觉得自己现在有精力陪他再闹一番。

然而王俊凯像听到他的心声了似的,摸够了便将他揽进臂弯里,嘟囔了一句:“我昨天才发现,北北那孩子也挺缠人的。”

这一句拿着腔调的话刚一出口,王源便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某些成年人怎么连小孩子的醋也要吃?”

“这不是吃醋好么,哪有这么大的男孩子还要抱着睡的。”

“王俊凯啊……”王源语气无奈,“我已经闻到酸味儿了。”

“……”

 

王源撑着手臂坐起来,将半袖套到身上,遮盖住了上半身星星点点的红痕。昨晚激动的时候王俊凯还想在他脖子上咬,被他威胁着拽开了,毕竟他还要出门见人的。

王俊凯仍窝在枕头里,显然也看见了那些自己的‘作品’,仰着头冲他笑问道:“腿还疼吗?”

王源摇了摇头,接着听见王俊凯打趣:“总坐办公室的人呐……”

王源白了他一眼:“你腿好,你躺在下边儿让我来啊。”

王俊凯又凑上来隔着衣服挠他痒痒,两人在被窝里闹了一会儿,见王俊凯一副还不打算起床的样子,王源斜睨了他一眼:“你打算买多久‘早点’?”

原是王源还想着昨晚他随口说的理由。王俊凯指了指对面的钟:“才七点,不着急回去。俩孩子不上学的时候不到八点醒不来。”

话音刚落,王源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见一阵手机铃声,俩人都愣了一下。

“帮我拿一下外套。”

王源挪到床边,拽起耷拉在床沿的外套,不禁感慨:“我真是服了你了,昨晚那种情况你是怎么想起来带这么多东西的?”

王俊凯笑了笑,接过手机,发现来显竟是孙绣。刚一接电话,听见孙绣那边乱哄哄的背景音。她问你俩去哪里了,王俊凯说旅店呢,孙绣听完果然没啥反应,就说你们尽快回来吧,我在市场买早点呢给你们带了份儿。

王俊凯想要温存片刻的计划随之宣告失败,叹了口气:“那行吧,我俩这就回去。”

 

清晨往往是闷热夏季最凉爽的时候,旅店距离他们家也不远,步行五六分钟就能到。途中路过一所中学,王源昨晚光顾着狂奔,根本没有注意,这时才看见。

这所中学的占地面积不大,只有一栋三层的教学楼,墙面粉刷的新漆,他往那边指了一下:“你的初中?”

王俊凯摇摇头:“不是,新建的,我初中很远的。每天上学跑着去,还总迟到。”

“这样啊,那以前的同学都还有联系吗?”

“没了,从我哥那件事之后就没再联系了。”王俊凯讲述的语气很平淡,往事过去太久,果然已经没了什么感慨和惆怅,“可能都怕借钱吧。”

“可是……”王源疑惑地歪了歪头,“昨天不是还有人邀请你去聚会?”

“因为他们现在知道我不会和他们借钱了啊。”

“没那么俗气吧……”

“比这俗气的事多了去了,只是你接触不到而已。”

这回王源很肯定地摇了摇头:“不对。应该说我接触的事,比这要俗气一百倍。”

他们沿着这条还未铺沥青的土道散步行走,越聊这些事越觉得,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他们明明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却阴差阳错地认识了,甚至发展成为如今的恋人关系,期间某一步走错可能都会导致擦身而过。而他们偏偏没有。

王俊凯不禁在想,假如当初自己没有因为好奇跟着王源走进那家甜品店,那现在的他们又会在哪里?

“喂,你在想什么,眼睛都直了。”王源提醒他,“到家了。”

王俊凯回过神,将刚刚与王源相碰的手背翻转过来,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指骨:“嗯,到家了。”

 

 

他们两个进屋的时候孙绣还没有回来,林东坐在床边盯着俩孩子的睡颜愣神,不知在想些什么,幸好他表情颇为柔和,唇边甚至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王俊凯都要以为他想做什么坏事了。

见他们俩回来,林东就起身朝他们笑了笑:“回来啦……我去院里收一下衣服。”说完就迅速走出屋子。

王俊凯笑着吐槽道:“这人也是够怪的,想看孩子就看么,怎么还不好意思了?”

他缓步走到床沿,伸出手指在小孩儿脸上蹭了蹭。手指下的触感带着小孩子独有的稚嫩,他忍不住又蹭了几下,忽然冒出来一句:

“说到底,这俩小东西才是和我有血缘的。怎么样王源儿,我俩偷偷抱一个回去?”他是在开玩笑,但也是故意露出一脸认真的表情。王源听完都愣了,见他表情这样严肃,不禁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能行吗?要抱哪个?”

王俊凯听罢绷不住了,哈哈大笑:“我靠你还真信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音量不自觉地抬高,王源赶紧嘘了一声,王俊凯立马捂住嘴,只见睡梦里的西西烦躁地皱着小眉头,翻了个身。

王源这才知道是他开玩笑,撇了撇嘴,小声说:“我还以为你认真的。”

王俊凯摇头:“我才不养呢,熊孩子,怪麻烦的。”

王源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嘴唇微动却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轻轻地笑了,问他今天打算去哪里。

 

两人回南城的飞机是晚上十点,就算提前四个小时从这里出发也还有大把时间,王源记得昨晚的时候王俊凯曾说要给西西买新衣服,果然他也是这么回答的。王源缓缓坐到他身边,将手掌搭在他的腿上:“衣服能不能让孙姐去买?让她和林哥带两个孩子去吧。有个地方……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

王俊凯还在帮西西顺着耳边多余的碎发,随口答道:“行啊你要去哪?”

“盘山公墓。”

王俊凯悬在半空中的手指骤然停住了。他诧异地回过头,清晰地听见了王源现在扑通扑通的心跳——带着一种他不太敢去想象的可能性。

 

王源就知道,只要自己说出这个地方的名称,不用再多解释什么,王俊凯就全都会猜到。之前在县城里时,王源特意问过孙绣,他哥哥的骨灰葬在哪里了。

越是小地方的人,老一辈的规矩越多。有人买山有人买地,都是为了祖祖辈辈的身后事。离这里最近的盘山公墓是离得很远的城里人才会选择安葬亲属的地方,附近的村民都不会选择到那里买墓位。

王源也当然不可能有认识的人被安葬在那里,只要稍一想,王俊凯便已经猜到了大概。

 

孙绣带回来早餐,六人份豆浆油饼看起来好大一袋,她招呼大家都来厨房吃饭,见到王俊凯有些失神的样子还有些纳闷地问他怎么了。随后趁拿碗筷的时候王源问了她墓位号码,孙绣才明白,之后再没有问过他怎么了。

吃过早饭后,两人在屋里收拾行李,王俊凯除了面无表情之外并没有表露出其他情绪,手上机械化般折叠着衣物。就连王源用手肘拐他,他也只是抬头淡淡地笑一笑。

等到和小孩儿道别,王俊凯终于泄露出一丝难过的情绪,在拥抱北北时就很用力,男孩儿诧异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出声。西西一向直白,还说叔叔怎么抱得这么使劲啊,好痛。

 

王源开始有些后悔自己这个提议了,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对王俊凯的心情有如此严重的影响——即便过了这么多年,那根心头的刺仍然未从他心间拔除。

开车驶往公墓的路上,王源用车载CD播放轻音乐,企图用悠扬的曲调缓解一下身边人的阴郁。导航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王俊凯忽然开口,打破了近一个上午的沉寂:

“我……想过很多种……很多种和他再见面的场景。”

 

“我经常梦到他,尤其是前几年。累到想死的时候,我也在纳闷,我到底是希望再见到他,还是希望他永远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似乎受到他的影响,王源现在的心情也充满了无法形容的低落和难过,像是心口被堵上一团压抑的棉花,明明不痛却闷得心慌。王俊凯在他旁边仰头,目光不知落在车窗外的哪一处,断断续续地说着听起来甚至有些胡言乱语的话,直到车子停靠在公墓外的露天停车场里,王俊凯才深吸了一口气,抹了把脸就要下车。

王源倏地抓住他的手腕,紧紧地捏了一下:“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你不一起进去吗?”

王源摇了摇头:“你可以哭一场,也可以好好骂他几句,总之随你怎么发泄,我不在旁边你会更自在一些。”

王俊凯终于扬起一丝笑意,点点头拉开了车门。

嘴上说在车里等他,其实王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他也就在车里安静等了几分钟便待不下去了,干脆也下了车,想偷偷看一眼王俊凯现在怎么样了。

离了很远的距离,王源一眼便望见熟悉的挺拔身影伫立在一个墓碑之前,就一动不动地站着,像在仔细观看墓碑上的每一个文字。王源在远处站得腿都酸了的时候,王俊凯才缓缓蹲下身,忽然颓然地坐在了地上。王源虽只见他的侧影,却也知道他并没有哭也没有骂,就安静地坐在那儿,和已经不存在的人聊天。

即便如此,王源也总算放心了,他很怕王俊凯情绪上头做一些伤害自己的举动。确认没有异常后王源转身走出大门,回到车里等待王俊凯出来。

这次王俊凯并没有让他等多久。

那人背对着身后的阳光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来,低头时伸手蹭了蹭鼻尖,走近了似乎感觉到车玻璃内的视线,王俊凯扬起嘴角笑了笑,随后像是为了让王源安心,用嘴型送了一枚飞吻过来。

这一刻王源知道,困扰在他脑海中长达几年之久的梦魇终于烟消云散,那么这件事也就随之翻页结束了。王源双手交叠在方向盘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刚刚发动车子准备往市区的方向开,王源却听见王俊凯仿佛讲鬼故事一般问他:“你猜我哥和我说了什么?”

“啊?!什么?!”王源以为自己听错了,差点一脚刹车踩下去。

王俊凯挑眉笑道:“他说你站得太远了,他看不清,让你有机会再去的时候站得近一点。”

王源心脏突突地跳,本来就比较怕鬼神,被他一吓几乎吼了出来:“你能不能别吓我!亏我还担心你情绪失控!”

王俊凯笑得肩膀颤抖,窝在车门边深深地看着他有些慌乱的表情:“谢谢。”

“说了多少遍了……”王源皱眉道,“和我,不需要说谢谢。”

 

其实要谢的有很多,不仅仅只是这一件,比如今天上午还有一件事,王俊凯也很在意:“今天我说要偷个孩子回去养的时候,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了?而且,还想同意。”他想起这件事,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王源怔愣之后果决的表情,不禁心里一颤。

王源抽空偏头瞪了他一眼:“还说呢,你开玩笑不要紧,我都当真了。”王源想想还是觉得他不靠谱,白让自己在那愣神的几秒钟之内想了一堆偷小孩的后果,甚至连怎么和孩子解释都想好了,真是浪费他的脑细胞。

“虽然我确实没有这个想法,但你居然能同意。”王俊凯玩味地笑着,朝他抛了一个暧昧的眨眼,“你是有多爱我啊。”

王源没空看他,专注驾驶,转动方向盘拐了个弯才自然地回答道:“这不是废话么。就凭你对这俩孩子的感情,我当然愿意和你一起养他们一辈子啊。”

说完之后,车里忽然安静了。王源疑惑地转头,蓦地就见王俊凯正要扑上来。

“我靠,你不能仗着这条道没几辆车你就这么吓我啊!”王源赶紧把车停在路边,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就怕一会出来个交警把他俩给带进局子里。

王俊凯也是仗着这条路不会有交警管,也没几辆车,松了安全带就要去抱惊魂未定的王源,后者拿他没办法,体谅他今天的情绪波动较大,乖乖让他抱着没动。许久听见王俊凯闷声说了一句:

“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带回家见你家长呀,王源同学?”

“可别。”王源想象了一下把王俊凯带回家之后会发生的可能性,不禁紧张地咽了咽唾沫,“要是知道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家长他老人家还不把我给炖了。”

“要炖也是炖我吧。”

王源考虑几秒,得出一个结论:“没准儿一起。”

 

 

下午阳光刺眼,王俊凯从中间的扶手箱里找到一副墨镜,兴致勃勃地要给王源戴上,王源本来不太习惯带墨镜,但一听王俊凯说酷,不由得推了一下镜腿,就当戴着玩儿了。公路旁的树荫快速闪现又消失,在身边人的脸上留下忽明忽亮的光影,王源时不时垂眼看一看他,说他怎么还盯个没完了呢。

 

初见时王源穿着一件整洁无一丝褶皱的白衬衫,混入鱼龙混杂的舞池中,擦过一道又一道姿态各异的身影。有少年跟在他身后随行,他偏头扫视一眼,唇边噙着一丝不知是无奈还是冷淡的微笑。王俊凯靠在墙边,眼底落入一块银灰色的腕表,再向上,王源转头时的侧脸如惊鸿一瞥。

 

 

王俊凯抬起手向旁边伸去,王源正在挂挡的右手被他按在掌下。

“干嘛啊你。”

“你开错路了,笨蛋。”

“噢。这不是导航没有提示么。”

“用什么导航,我就是你的导航……前面红绿灯调头。”

 

 

“你这车到底要不要还了?你是打算给人开上飞机去吗?”

“……大哥,我俩都快到机场了,你就不能早点提醒我吗?!”

“其实……我也刚想起来。”

“啧。”

 

 


 

-正文完·还有番外-


后文:番外1

没写完这章之前本打算把多年后的内容放到正文里,写完这章发现不行,故事到这里是完整的,不输入一个'正文完'感觉怎么看都不对劲。

目前想写的番外有三个故事,算是独立的。正文19.5w结束了,我先打个卡。

(ps.和海啸霜发毒誓正文超过二十万我就从我家窗户直接跳下去,耶,我拯救了我自己)

评论(138)
热度(1669)
©绯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