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夜

夏秋节快乐🔅

边界 06

前文:01  02  03  04  05

006.

 

王源对于王俊凯来说,是个意外的礼物。而且是个不敢拆开来看的惊喜,只知道心里高兴,说不出来,也怕知道精美的包装盒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要是放在心气盛那会儿——在往前倒个五六年吧,他一准缠上去管人弯不弯直不直的,爱了再说。

 

他现在不敢,打死都不敢了。还是多多少少有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就他认识的第一个同类,现在三十都过了,还天天躲在郊区的小房子里等他那个已婚男友临幸。说白了就偷情么,两个人都放不下,另一个又逼不得已成家。

 

王俊凯自打知道这些事之后,就和这位连道德观都喂了狗屁爱情的朋友断了个干净。可能也有点职业的影响,这些事王俊凯看不惯也做不出来。

 

所以像王源这种大概是被一见钟情冲昏了头脑的示好,王俊凯也不敢接。谁知道接了以后会吃多少苦。

 

要是玩一玩还可以考量,只是依王源的性格,也不是会在旅途中寻找炮友的那种人。

 

他不是随便的人,王俊凯当然也不是。

 

 

月台里除了充当食杂店的小亭子里面还坐了位售货员之外,四下一片荒凉之景。王源实在受不了二人之间道不明白的尴尬,嘟囔了一句‘我渴了去买瓶水’,随后便跑进了卖点。

 

王源的手指搭在柜台前冰凉的铝制边缘,目光时不时瞥一瞥玻璃门外双手插兜的王俊凯。一瓶芦荟味儿的养乐多在火车站要卖7块钱,王源掏出的钱上折了角,被他按着压平了。售货员在拿着手机看电视剧,看都没看一眼便扯过钞票,又指了指装零钱的盒子,示意王源自己找零。

 

王源一点都不着急出去,他实在不知道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之后还能如何面对王俊凯。他在心里模拟了千百种借口,统统不合常理。他总不能说,我舍不得你,所以跑下车哪怕再和你多待几秒钟也挺好。

 

王源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这样的话他说不出来。在博取好感这方面他可能还是幼稚园的水平,完全凭着下意识在行动。

 

他喜欢王俊凯,他就朝他奔过去了。

 

 

等到王源慢吞吞地拎着养乐多出了卖点,王俊凯才偏了偏身子,问他:“现在是怎么着。”

 

王俊凯也故意没有问王源为什么连火车都不坐了就冲向他,他还不傻,所以避重就轻,询问起王源接下来的计划。

 

“既然我们都没赶上火车……要不要再找个地方溜达一圈。”王源的神态有些局促的,小心翼翼的语气都在王俊凯的心里敲打着,像是按下了心跳的快进键。

 

拿你……没办法。就是没法拒绝他是怎么一回事。

 

王俊凯口干舌燥,抿了抿下嘴唇,故作轻松道:“随你啊,我都行。”

 

“那你要不要陪我玩个刺激的。”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心跳可能是不会好了,咬了咬牙问他:“什么刺激的。”

 

王源早就想这么做一次,在来之前就有这个想法,如今只要一提到便跃跃欲试的样子:“逃票!怎么样!”

 

……

 

 

月台里的火车大约要隔半个多小时才驶进一辆,在那之前会有工作人员提前过来候车,要保证不被发现只有躲在看不到的地方。两人在周围找了半天,可算找到一处死角,就在楼梯的后身。

 

王源抱着背包在最里面坐下,也不管有没有泥土,还招呼王俊凯快过来。王俊凯面露难色,目光一直在地面上扫视,半晌都纠结着不愿迈步。直到广播突然响起铃声,他才一个激灵快步缩进角落里。蹲着的姿势比王源要高一些,王源就扶着他的手臂屏息听着广播里的内容。

 

“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一辆?”

 

“我那班不是晚点的么,可能下一辆是准时的吧,也差不多时间。”王俊凯回头正看见拎着对讲机的工作人员从楼梯下来,只看见小腿下面的皮鞋,他立马缩了回来。转头又问王源:“你要去哪啊,我也不知道下一班车是到哪的啊。”

 

“随便啊,去哪都行。我俩到时候就随便找一站下车呗。刺激吧!”

 

是挺刺激的。王俊凯忍不住腹诽。——等被抓住补票就更刺激了。

 

又等了有将近二十分钟才下来乘客,期间王源别提有多尴尬,两人离得这么近,呼吸都能听见声音,王俊凯还像没事人一样。乘客下得差不多了,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腕就把人拽了起来。

 

要不怎么说条子的心理素质就是过硬呢,快走几步进入列车员视线的时候都面不改色,先一步拿着那张已经作废的票就要递到人面前检票。约莫三十出头的列车员手还没碰到票边,突然听见王俊凯喊了一声:“你干嘛呀你?”

 

王源在他身后说出了刚刚商量好的台词:“我咋了,我碰都没碰你好不好!”

 

“放屁!”王俊凯拿着票的手就收了回来,猛地推了一下王源的肩膀。身后排队上车的人们避之不及,纷纷不耐烦地让开了。列车员拦了一下气冲冲的王俊凯:“哎赶紧走走走,多大点事。”这一拦,王俊凯便顺势跳进车内。

 

王源还一副找人理论的样子,装作要先检票,指着门内喊:“你给我等着!”

 

列车员懒得管这种事,拍了一下王源举着车票的手背,看都没看就让他进去了。

 

王源上车便看见靠在厕所门外一脸憋笑的王俊凯,两人递了个眼神,闪身进入吸烟区,后进来的王源顺手就把门给拽上了。

 

然后便是突然爆发的狂笑,王源靠着铁质的墙壁笑得险些岔气,王俊凯就在旁边看着他笑,勾起的唇边稍稍有些无奈。

 

“你啊……”

 

王源笑够了,直起身来一脸无辜的样子瞅着他:“啊?”

 

“没什么。推疼了没。”

 

他这一问令王源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唇边,他低下头挠了挠有些发烫的耳根,“没有的事……”

 

看吧这就是喜欢对方的常有表现,总觉得他对自己和对别人不一样,实际上也不过就是习惯性的体贴罢了。

 

 

王俊凯也是第一回尝试这种没有计划和目的地的旅程,隐约是有些期待,又觉得简直太疯狂了。好在这班火车的人并不多,即便是有买了站票的也都去找空位休息了。两人怕列车员一会挨个查票,便一直站在狭小的吸烟区里不敢进车厢。

 

上网查过了该车次的行程,是跨南北的长途火车,总长有将近30个小时。从他们上来的那一站算起,也有大小站10多个。

 

“咱们就坐三个小时,能到哪就到哪。”王源边浏览着网页边盘算着:“应该选个小站,最好是人稍微多一些,但是出站口又没有自动检票机的。你看这个行不行。”

 

王俊凯看了一眼王源指尖所点的站名,他也没听说过,估计就是某个城市的郊区小站,反正他都不认识也没去过,就点点头表示赞同。

 

其实他俩都没买过站票,这次的体验可谓新奇,一开始是挺尴尬地面面相觑,后来干脆席地而坐,王俊凯也难得把洁癖症状给收敛了些。他们聊了挺多,从NBA聊到C市近几年的城市规划、从娱乐圈八卦聊到哪座城市的博物馆更好看,甚至聊起了朋友们的私生活。

 

王源的笑点很低,动不动就要笑到肚子痛,这次的笑点还没过去,突然看见王俊凯猛地拉开了带着玻璃口的铁门,正好有贩卖食物的列车员经过,王俊凯屁股都没离开地上,就仰着脖子朝那人道:“来一袋瓜子,四罐啤酒。”

 

然后他们就开始嗑着瓜子边喝边唠。究竟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健谈,谁也说不好。他们之间一直都是缘分和巧合在支撑着,就是从这趟火车开始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直到夜已深,他们刚刚说好要下的那站已经过去了很久,王俊凯才将地上散落的四个易拉罐叠起来摞在一起,“十点了,下车么。”

 

“卧槽十点了?哈哈哈”王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还真是,登时有些意犹未尽地笑了笑,“行,就这站下车吧。”

 

 

不论过了多久王源依然怀念那天晚上的他们,窝在封闭的吸烟区内,只能借由门外棚顶的那站节能灯照亮。坏了一个口子的塑料袋里全都是瓜子皮,有电话响了就按掉,有要抽烟的人一看门内的景象也识趣地没有进来打扰。

 

美景如何,美人又如何。你才是我真正的不虚此行。

 

 

“一会怎么办,给他假票?”王源跟在王俊凯的身后行走,眼看着就要到出站口的检票处,低声问了这一句,只听王俊凯偏了偏头道

 

“我试试行不行。”

 

王俊凯加快了步子走进人群,从容地拿出那张废票,出站口的灯光是昏暗的黄色,即便照到票面也不太能看清上面的字,已过十点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困倦的不耐烦,王俊凯抬着手晃了一下——

 

嘿。

 

王源离老远就看见王俊凯逆着光站在出站口的边缘,朝自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还真行啊。

 

 

结果王源如法炮制就被抓了个正着。

 

“你要不要这么点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蹲在一边的角落,自打看见王源苦着脸出来便止不住的笑,王源已经够衰了,如今见他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哎!你去哪啊。”

 

王俊凯站起来,看见王源闹别扭的背影头也没回地朝大马路就走开了,赶紧拔腿追了上去。

 

“王源!我错了我不笑了。”

 

“……”

 

“王源儿!”

 

“……”

 

“源源~”王俊凯可算是追上了,一只手臂极其自然地搭在王源的肩膀上,讨好似的语气令王源心下一颤。

 

“今天晚上的房费我出还不行么。”

 

“这是你说的。”

 

“当然!”王俊凯一本正经地站定在他的身前,右手伸过来勾住他的小指:“拉勾。”

 

如果换做是别人,王源一定要吐槽一句,多大的人啦你幼不幼稚。可是王俊凯这样做,王源就觉得特别心动。小指上被勾住的那寸皮肤很凉,王俊凯象征性地拉扯了几下便松开了。王源咽了咽唾沫,觉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能显出自己波澜不惊。

 

王源还记得王俊凯那天晚上在旅店里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现在越想越觉得惆怅。

 

他说过对自己没兴趣的。可是自己的所有态度好像已经在不经意间溢于言表。王源一直是个藏不住什么秘密的人,尤其是自己的秘密,喜欢就会表露,好在对方没有在月台上扭头就走。

 

王源这才意识到,王俊凯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但是还没有任何回应。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不知不觉已经开始追求对方了?

 

 

小城镇的主干道上不似繁华,过往的车辆稀疏,连火车站周围都没有几家可供选择的旅店。王俊凯还是走在王源的前头,时不时看看手机,查找一个起码不觉得委屈自己的住处。

 

前面的人忽然停下了脚步,王源差点没有刹住闸,只听见他说:“我俩惨了,你知道这是哪吗。”

 

“……哪啊。”

 

“农村。”

 

“农村咋了,我看这街道都挺好啊。”

 

“我刚刚搜了一下团购里的休闲娱乐项目。你猜怎么着。”王俊凯并未指望得到王源的回答,只是将手机屏幕横在他眼前,落入王源视线的是满屏幕的农家乐、摘草莓、绿色无公害有机食品采摘……以及,高质量化肥采购。

 

“………………”

 

“我们可以去种地了。”

 

 

如家,没有。汉庭,没有。统一搜酒店,无。再搜一搜旅店,平均价格50一宿。

 

王俊凯绝望了。

 

“这是好事,”王源安慰他道:“你想啊,住宿钱可以省好多呢。”

 

沿着主干道一直朝西走,才走了不过十来分钟,便看到脚下的柏油马路不知道从哪里为界直接变成了土道。

 

就算王源再乐观也不禁对他们随便选择的地方心生悔意。他三步一崴,现在才意识到王俊凯能陪自己疯这一回自己真的应该超级感动才对。毕竟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可游的。

 

“要不然我们去村民家借宿吧!”王源心血来潮,看着目光所至一排连着一排的砖瓦平房,突然有些怀念小时候在乡下睡土炕的日子。

 

王俊凯张张嘴,又闭上了。点点头,心想着要是能有让借宿的也算是体验生活了,就怕没有啊。

 

不得不说王源这个主意是可行的。因为当他们又朝着农家深处走了一路,就看见几个挂着民宿牌子的院子。

 

这大概就是农村里的暴发户了吧……

 

 

夜色已深,平房里暖黄的灯光从窗口泻出,总有种温暖的错觉。王源推开一扇木门,门上方的铃铛叮铃铃地响起,便有主人从内室走出来。

 

他们的口音挺重,说三句有两句听不太懂,就得靠猜。随后带他们看了间屋子,挺宽敞的,就是不知道洗澡要怎么解决。

 

王俊凯掏钱的时候和王源说:“你可知道给我省钱了。”

 

这话听着有点奇怪,王源觉得可能也是自己敏感,王俊凯说什么他都觉得挺暧昧的。

 

在乡间的一觉睡得挺舒坦,两人都在火车上闷了五六个小时身心俱疲,土炕又挺宽,随便在上面打滚都够用。

 

 

第二天是被一股香味勾醒的。王源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身边的位置早就凉透了。一抬头就看见隔着一扇窗户,王俊凯正边刷牙边和这家的主人聊得正欢。

 

不是语言不通么,聊啥呢。王源好奇,掀开被子就出门了。

 

王俊凯一嘴的泡沫,看见王源出来嗯了一声,“醒啦?”

 

“嗯……”

 

“大哥说这边能玩的有挺多呢。打车也便宜,起步价才3块钱。”

 

“这么好??”

 

“是啊。一会带你去看草泥马。”

 

王源听罢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你说啥?”

 

“草泥马。”

 

“咋骂人。”

 

“羊驼!!”王俊凯气乐了,泡沫差点没咽下去。看王源还不太清醒的样子,觉得挺可爱,就吓唬他:“一会没地方吐全抹你脸上。”

 

“噫!”王源嫌弃地给了他一记眼刀,转身又回屋里去了。

 

王俊凯半个身子都扭过去看王源,听见旁边一直围观的主人家问他:

 

“你弟弟啊?”

 

“嗯?不是。就……朋友。”

 

 

说是去看羊驼,其实也就是一个标志性公园里私开的小型动物园。他俩其实下了火车应该往东走,会热闹一些,毕竟麻雀虽小也是五脏俱全,该有的这个小地方也是有的。公园里多的是本地的老人家散步下棋活动腿脚,走了好久才看见动物园的外墙。十块钱就能进一个人,王俊凯掏钱的时候顺便帮王源也买了。

 

园内只有他们俩,看起来有点凄惨。收钱的大妈指了指桌上刚切好的蔬菜水果,问他俩要不要买一点去喂动物。

 

一听和进园的价格一样多,王源就瘪了瘪嘴不想买。

 

“两个人给你们便宜一点咯。”

 

然后就是他俩一人捧着一个塑料盆,里面苹果的味道倒是挺浓的,王源低头看了看,他自己都想吃了。

 

胡萝卜被切成四条,卷心菜也分成两半,剩下的都是一块一块的苹果。王俊凯拿了一条胡萝卜喂马,王源便直接冲到了羊驼那边。

 

和电视上的不太一样……有点脏,还有点丑……

 

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上来:“它该不会吐口水吧……”

 

话音还没落下,旁边一只羊驼好像打了个喷嚏,噗地一声……

 

“我靠!”

 

……

 

 

再多的珍禽异兽都没吸引王俊凯的兴致,直到他走到一处角落,看见了一排排的兔子。

 

对,就是家养的那种兔子。

 

 

王源喂了一路看什么都喜欢,看什么都要喂一喂,最后就两手空空地四处寻找王俊凯的身影。

 

“你怎么跑这来了。”王源诧异地看着王俊凯一脸喜悦地拿着根胡萝卜看那些兔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有点疑惑地问:“你喜欢兔子啊?”

 

“是啊……”王俊凯头都没抬,那表情真是说不出的温柔,看得王源都有点眼红笼子里的小东西。

 

王源从他的盆里拿了块卷心菜,又开始了喂食工作。眼看着盆里只剩最后一条胡萝卜,王俊凯拿起来看似有些纠结。

 

“咋了,兔子太多你不知道喂哪只好了么。”

 

“嗯……”

 

“那就看你最喜欢哪只咯。”王源弯着腰一只一只地看过来,选美似的,指着这只说毛色不错,又指另一只说看起来挺乖的,“反正你……”

 

王源刚刚直起腰,偏头时刚出口的你字只出来短促的一丁点气音,便生生卡在了嘴边。因为他看见……王俊凯捏着的那根胡萝卜,就在自己的面前。

 

王俊凯牵着唇角,露出两颗虎牙,目光落在王源怔愣的眸底。他捏着胡萝卜轻轻抬了一下,尖端在王源唇瓣不到1厘米的位置晃了晃

 

“我看这只最可爱。”

 

……

 

王源微张的齿间发出微不可闻的抽气声。

 

一支无形的箭矢嗖地从身前射过来——

 

正中红心。

 

 

王源一把将面前的胡萝卜抢了过来,随意递进一处手边的笼子栅栏里,心脏马上就要冲破胸腔的架势。他咬着牙紧紧盯着正嘎吱嘎吱嚼胡萝卜的那只白兔子,脑海中一直回想着王俊凯刚刚那个和宠溺毫无差别的笑容。

 

真他妈会撩。

 

 

-TBC

07

评论(155)
热度(1575)
©绯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