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夜

夏秋节快乐🔅

边界 05

前文:01  02  03  04

005.

 

或许是赶上周末的缘故,长途客车站内人满为患,买了票也不能在里面找到个等待的空位。两人从车站内走出来,距离发车还有近半个小时。

 

阳光晃得刺眼,王源低着头踢飞了脚边的一个酸奶盒,看起来有点心烦意乱的样子。王俊凯跟在他身后,双手插着口袋默默盯着他毛茸茸的后脑勺。

 

“饿了没?”

 

王源猛地回了头,又不太敢看王俊凯的眼睛,闪躲着含糊道:“不饿不饿。”

 

见他这副样子,王俊凯都要忍不住想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既然他说不饿,那他包里的奥利奥就一个人享用了吧。不远处的花坛边坐着零星几个等车的旅客,约莫也是因为里面没有位置,王俊凯走过去的时候吹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

 

王源哪有心情吃东西,在发现自己对这个人产生了不同于哥们之间的感情之后,他几乎陷入了名为情非得已的空洞之中。爬不出来了,真爬不出来了,是他本来就不太直还是王俊凯人格魅力太大了?他王源怎么就能喜欢上一个带把的呢。

 

喜欢了就喜欢吧,对方还明确说过对自己没意思这种再明显不过的话。

 

王俊凯就坐在花坛边上吃饼干,很专心的吃,没有扭一扭舔一舔泡一泡,就一口一块奥利奥往嘴里塞。就是男人啊,和之前王源很喜欢的萌妹子一点边都搭不上。

 

要追么。

 

咋追啊。

 

 

而此时此刻王俊凯已经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他早就注意到王源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那种看动物园里的猴子吃东西的目光,让王俊凯咀嚼的时候都生怕饼干渣掉到地上。终于绷不住的王俊凯拿了一块饼干出来,举到前面:“你吃么……”

 

王源走到他身边坐下,就着王俊凯举着的手咬了一口,他本来是想全叼走来着,也不知道是这块饼干太碎还是王俊凯没松手的缘故,咬了一半剩了一半。王俊凯眉头都没皱一下,无比自然地扔嘴里了。

 

王源一瞬间心脏骤停,猛地抢过王俊凯手里的饼干掏了一块塞进嘴里,这样掩饰尴尬的方法并没有令王俊凯起疑,权当他是饿了不好意思说。

 

一袋饼干本来也没有几块,王源往嘴里塞着塞着包装纸就见了底,王俊凯在旁边忍不住提醒他:“你好歹给我留一口……”

 

王源唔唔地答应了,然后拿起最后一块咬了一大口,就只剩拇指和食指间按着的那么一小块,然后他很无辜地举到了王俊凯的面前。

 

“……”

 

王源是这样想的,剩这么一点王俊凯肯定不好意思和自己抢嘛,果然对方忍俊不禁的样子瞅着他指尖的那么一小块饼干,并没有要吃的打算。王源得意地就要收回手,却在这时被王俊凯抓住手腕。

 

柔软的嘴唇不小心碰到手指的皮肤,王源触电般收回手,瞪大了眼睛。

 

“你还真就只给我留一口啊,小气。”

 

王源将手指握紧,缩回身后,免不了再腹诽几句。妈的这个人真的是同性恋吗?怎么感觉好像是自己比较不正常总瞎想。而王俊凯对于这些暧昧的动作毫不知情一般,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脑子里的那些话题好像都不太合适,王源绞尽脑汁想找个两人能聊得起来的话头,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反正接下来三个小时的车程里还有机会。

 

连排队检票时王源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的计划里其实还可以继续去别的城市玩,他现在就在想还要不要去。没遇到王俊凯之前觉得一个人的旅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时候再想想……真的挺难熬的。

 

王源一直在考量这些事,走过了座位都不知道,被王俊凯拎着领子给拽回来塞进靠窗的位置。

 

“吃两片。一会别又晕车了。”王俊凯递过来矿泉水和晕车药,是想起来的时候王源晕车难受的样子,提前让他吃点药可能就不会晕了。

 

王源仰头往肚子里灌水的时候很想问王俊凯,你是对谁都这么体贴吗,看谁都是这样含情吗,很让人误会的好不好啊。

 

王俊凯戴上耳机,头靠在椅背上,不经意间睁眼时捕捉到王源突然的撇头,也没当回事,又阖上眼。隐约听见有人叫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俊凯把耳机扯了下来,发现的确是王源在叫自己。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能陪我聊会吗。”

 

白色的耳机线绕在食指和中指上,一圈一圈地缠紧了,王俊凯再将他们抽回来,用剩余的线固定住,点点头等着听王源要和自己说什么。

 

“我可以问点私人的问题吗,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就直说……”

 

“你问吧。”

 

王源提了一口气,试探着问道:“你和你前任,为什么要分手呢。”

 

他的声音很轻,只控制在他们两个人能够听见的范围。而王俊凯的声音低沉,听起来就像是在讲述一段温情岁月里的爱情故事,而他仅仅用了几个字:“他想结婚了。”

 

王源听到了无奈,也想到那天晚上电话里男人的哭诉。他虽不懂,但也能猜到个中的苦涩。他张了张嘴,半晌憋出了一句:“那你别伤心了。”

 

王俊凯反倒是笑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了。”

 

“你不爱他吗?”

 

“我爱他的前提是他爱我。”王俊凯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微微偏头看向王源:“我挺自私的。”

 

王源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恨不能用这三个小时听王俊凯从小讲到大,讲完一本小半生传记才算完。

 

“那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怎么认识的?”

 

“没多久,一年多吧。认识嘛,就工作认识的呗。你好奇心挺重啊。”

 

王源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鬓角。就在他纠结着如何开口朝王俊凯要电话号码的时候,对方反倒是先搭话了。

 

“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怎么就和前女友分手了?”

 

王俊凯问这个问题,其实对于王源来说是件好事。起码证明对方并不是对自己完全没兴趣,要是真一点感觉都没有也不必提问了。就是王源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实话实说又怕王俊凯觉得自己对待爱情太冷淡,可要编的话,一时半会也组织不好语言。王源的喉咙哽了一下,轻描淡写道:“毕业了就分了呗。也没有多喜欢她。”

 

“初恋?”

 

“是啊。”

 

“唔……”王俊凯抻了个懒腰,拖长的尾音也算是对他这个回答表示听到了。

 

 

这几天有些时候王俊凯也会想,要是王源是他的同类该多好,这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完全就是他喜欢的类型嘛。王俊凯慢慢收回伸直的胳膊,顺势往旁边倒了过去,正倒在王源的肩头。他还得寸进尺般往他颈窝那里蹭了几下,嘟囔道:“借我靠一会。困死了。”

 

王源的身体好像被不知名的射线给劈成了两半,一半行动自如,一半僵硬着动都不敢动,就眼睁睁看着王俊凯换了舒服的姿势准备小憩。可苦了他大气都不敢喘。

 

心底长出的小芽蠢蠢欲动,暧昧的空气悬浮在狭小的二人座位中,王源用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不要瞎乱想。

 

王俊凯是舒服地睡了一路,直到快到站时才被王源轻轻推醒,他迷迷糊糊地张开眼,问:“到哪了?”

 

“火车站。”

 

“啥?!”王俊凯猛地站了起来,掀开车窗帘,反复确认自己真的是睡了两个来小时。他不敢置信地坐回来,看见王源正试着活动被枕得毫无知觉的肩膀。

 

但凡王源有一点动作,自己绝对会醒的。他对自己的反应能力有十二分的自信,可是窗外熟悉的景象证明了这两个小时里王源真的一动都没动。

 

王俊凯愧疚地上手给他按摩,“你说你硬撑着干嘛,不舒服就动一下啊。”

 

王源被捏得还挺享受,眯着眼睛笑了笑,也不说话。

 

 

火车站里人山人海,两人各自站在两台自动售票机的队末。越到要买票的时候,王源这心里就越不安。他一边想着再不要联系方式就没机会了,一边又贪婪地想着怎么才能让王俊凯再留几天别这么快回去。

 

“哎对了,你不是有工作吗,请了假出来旅游的?”

 

王俊凯似乎没听清,探了身子发出了疑问的:“嗯?”

 

“我说!”王源扯着嗓子:“你这几天是请假了吗?”

 

“年假。”

 

“条子还有年假呢?!”王源一不注意就把心里想的称呼说出来了,说完一看王俊凯似乎也并没有反感

 

只是笑了笑:“欠了两年了,总得放几天吧。”

 

“休到什么时候啊!”

 

“下个星期三。”

 

王源的眼神瞬间一亮,下个星期三,那不是还有四天的时间吗。

 

“那你这么早回去干什么?”

 

“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啊。”

 

“我不想这么早就回家,不如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玩几天,怎么样?”

 

王源迅速眨了几下眼皮,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他。这队伍都快要排到头了,王源现在才开口,可见是别别扭扭在心里合计了多久才敢说出来。

 

可是王俊凯不知道他的这些复杂的心理活动,他在确认王源的表情并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之后心里隐约有些疑惑甚至是不可思议。

 

王源干净得就像是未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沾染过的白布,在得知自己的性向之后居然还提出要同自己再结伴几天的想法,该说他不设防还是神经大条?

 

“你啊……”王俊凯的声音混在嘈杂的噪音中像极了自言自语:“你就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啊。”

 

“你说什么?大点声!”

 

“我说……”王俊凯想要说的话忽然无法出口,他看见王源亮晶晶的杏眸中仿佛荡漾着澄澈的水波,和鱼龙混杂的火车站格格不入。他该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不该是自己的同类。王俊凯将原本要说的话生生咽回肚子里,撇过头去戴上了口罩。

 

一如他们在火车上的初面,王俊凯扣着帽子捂着口罩,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王源一瞬间失望的眼神落入余光,王俊凯狠下心轻轻阖上眼——

 

 

他早在前一段恋情结束时便告诉自己,你要找的,是能陪你过完一辈子的。

 

很可笑吧,明明置身于混沌,却偏要寻处清明。新鲜感不能维持一段感情长久,比如王源对他。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吸引到对方的好奇心,那些若有似无的示好他收到了,也不敢接。

 

身份证拍到读取处,王俊凯片刻未曾迟疑,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按动,将纸钞放入,不过几秒便掉出蓝皮车票和哗啦啦的零钱。

 

王源身前还有一位正在买票的旅客,他眼睁睁看着王俊凯在斜前方干净利落地买好了票,最后也只能无奈地选择妥协。

 

既然如此……王源看着蓝底的车票从出票口内弹出,心底的失落怎么也压不住的架势。他从来没有这么想留住一个人,想和他说不要走,想和他待在一起。

 

他低着头走在王俊凯的身后,脚上的帆布鞋蹭了点泥渍,碍眼地横在雪白色中间。

 

那天晚上的火车里有那么多人,他偏偏注意到了王俊凯。他们异口同声的道歉,他们又因巧合坐在一起。命运向来这样子,带给你命中注定,也伴随着无可奈何。王源抽了抽鼻子——活该你一见钟情。

 

 

王俊凯选了最近的一班车,购票时距离开车只有不到十五分钟。王源同他的路线正相反,也同样选了时间最近的,还有半个小时才开车。

 

王源也不看路,正撞上王俊凯突然止步的后背。

 

“我那趟车已经检票了。咱们……有缘再见吧。”

 

昨晚说的话,如今再听,心酸感更甚。王源头都不敢抬,咬着嘴唇走上前去抱了一下王俊凯,然后不等对方反应便扭头就开跑。

 

王俊凯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呼喊湮没于唇边,他张着嘴看王源跑远了,才想起这一分别,可能这辈子都无缘再见他一面。

 

有点不舍得,也有点难过。他怕再也遇不到第二位理想型,那王源这个人恐怕就要在他的回忆里待好久好久了。

 

王俊凯甩了一下宽松的腕表,手背贴上冰凉的金属。他排在检票队伍的末尾,最后看了一眼对面大红色的车站牌。

 

 

王源买了一杯关东煮,狼吞虎咽地吃下,辣得眼睛都酸涩了起来。他在座位上喝完杯底的汤,听见广播里检票的提示之后才捏瘪了纸杯,站起来用手臂抹了一把眼睑。

 

他也是最后一个检票的,走到月台时已经是摩肩接踵的架势,大抵是两辆火车同时进站的缘故。王源的车厢离得远,他走着一路目睹了无数旅客纷纷拖着行李往车门挤的景象,不由得放缓了脚步。

 

对面那辆火车的人要更多一些,王源进门之前瞥了一眼,还排着一堆的旅客等着上车。也是这不经意的一眼,他扶着车门边的铁杆差点没踩稳踏板摔下来。

 

他不是……早就检票了么。

 

王源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猛地一偏头,上面LED显示屏里滚动的是另一班终点为C市的列车晚点15分钟的提示。

 

 

后来的后来,王源想起那天在月台上的一幕幕,他问王俊凯,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回头。

王俊凯摆弄着手机,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那你干嘛不走了呢。

王俊凯塞了一口零食,含糊着说,就是觉得你一定会跑过来吧。

 

 

耳机里传来不知名女歌手颇具辨识度的清冷声线,王俊凯几乎忘记是什么时候下载的歌曲,从列车员手里拿回车票时他脚下一滑,又退回车下的台阶。他就是在这时突然回了头,看见对面车门里站着王源呆滞成石版画的身影。

 

王俊凯也愣住了,同样不敢相信一次又一次的巧合会出现在两人中间。

 

就是王俊凯这五秒的停顿,令王源的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目光已经交上,王源和自己说,如果王俊凯就这么走了,那就当他们有缘无分。

 

可是王俊凯没走,他转过身想做一个道别的摆手,然而下一秒,王源已经冲破列车员制止的手臂,狂奔而来。

 

刚抬起的手掌凝固在半空,鸣笛已经响了两次,一旁的列车员不耐烦地厉声问:“你还上不上?!”

 

王俊凯头都没偏,走下台阶摆了摆手。

 

票价是,68.5

 

王俊凯在呼啸的风声里忽然想说,王源,我觉得我们应该互相报销一下。

 

 

王源在他面前急刹车,差一点扑到他身上,又摇着胳膊想止住。有点晚了,身体前倾时已经准确无误地落入王俊凯举起的手臂间。

 

王源赶紧直起身,后退了一步。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那辆列车打着警报开远了。

 

车站的工作人员拎着对讲机说笑着走开,空荡的月台里只剩两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毕竟在两分钟之前还没有人预料到‘有缘再见’这个词的时效只有不到20分钟而已。

 

脚底有细碎的石沙,稍微一动便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王俊凯脚跟微动,似乎在考虑到底说点什么才能缓解这场尴尬的重逢。半晌听见王源的声音

 

“好……好巧啊。”

 

“噗……”王俊凯终于将脚底那块硌人的石头蹭远,笑着回了一句:“是啊,真巧。”

 

王源挠了挠后脑勺凌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岔开话题:“我刚刚是不是有点神经质。”

 

“还可以。”

 

 

月台里的清风拂过少年柔软的发梢,细碎的刘海被奔跑时的惯性吹没了定型,晃荡的背包带扯得领口滑向一边。王源还是那只飞鸟,扇着翅膀奋力飞到他的身边,洗发水的清香扑面而来,他张开双臂稳住对方的身体。

 

是未完成的半个拥抱,王俊凯的手腕被温热的手掌抓住,毛茸茸的脑袋碰到他的肩膀。王源自车上下来时便跑得那样义无反顾,像要一口气撞进他的胸腔里

 

像……

 

爱情。

-TBC

06

评论(120)
热度(1587)
©绯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