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夜

夏秋节快乐🔅

你行你上啊 16

前文:01 02 03 04 05-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016.

 

王俊凯总会想起小的时候,甚至是高中住校每周回去一次,一开家门总会有脚步声哒哒哒地从二楼传下来,弟弟恨不得飞过来的样子。他从一开始的不适应,逐渐习惯,再后来已经可以做到在王泽西扑过来的时候身体后仰接住他全身的重量。

 

自从他回国之后,虽说这才是第二次见到弟弟,却远没有以前那样亲近了。王泽西好像是被施肥浇水精心照料的一颗小树苗,蹭地就蹿了起来,刚刚成年就已经快要和他一边高了。

 

“哥,上次装修之后你就没来过了,这回看着还不错吧?都是我设计的哦!”王泽西走在前面,手臂一挥,满是骄傲的语气。

 

王俊凯面露惊讶,仔仔细细地打量四周,再次确认:“都是你设计的?这栋楼?”

 

“对呀。不过你不要告诉爸,他设计师的工钱可都付过了。哈哈,他不喜欢我玩这些。”

 

“我记得……小时候你就喜欢画画。可是你妈总不让你画。”

 

“可不么!”

 

走着走着便到了全透明玻璃笼罩下的总经理室,从外面能将屋内的摆设看得一清二楚,王泽西先走了进去,按下墙上的某颗按钮,三面帘子一齐落下。挡住了外面办公区投过来的好奇目光。

 

“坐吧哥。”王泽西直直走到正中央办公桌后的老板椅后面,拖着椅背摊了个手,示意他哥坐这儿,随后自己走到不远处的侧座,这一举动令王俊凯不禁哭笑不得

 

“你小子想干啥……”

 

“借钱!哥,借我一百万!”

 

王俊凯刚绕到桌后,腰都没弯下,听罢这话立马僵住了,“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王泽西一想起来这事便有心累之感,身体摊在椅背上丝毫没有个总经理的样子,言语里还有点委屈:“还不是老爸非要在分部搞什么房地产,雇的都是些新员工,都不知根知底的。有个工程就包给了一个小公司,结果他妈的是个皮包公司,他们公司的几个高层全带着钱跑路了,底下的工人上我们这来讨债,虽然现在报了警,但是那些钱还得等上个把月,我就想……先把钱垫上,给那些外地的发完钱他们好回家。”

 

“……”王俊凯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冷不丁这么听见还觉得一时间消化不了。也算是件大事了,他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晃了几下,实则心里已经不由得将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弟弟另眼相看,换成他可能都不会想要先自己把这份工钱垫上吧?

 

还不等他说什么,不远处休息室的门突然从里面被推开了,王泽西显然也吓了一跳,在看到出来的人之后条件反射般腾地站了起来。

 

“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是王俊凯回国之后,第一次见到她。原本平静的心湖仿佛被扔进一颗惊雷,嘭地一声炸得水花飞溅,他的嘴唇微微蠕动,勉强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端坐在桌前。不管过了多久……那些不堪回想的一幕幕画面还是会在记忆的深处存储着,只要一见到她,就不受控制的弹跳出来。

 

女人身着靓丽的艳粉色裙衣,挎着名牌皮包,一脸笑容地注视着正中央强装镇定的王俊凯,并没有回答自家儿子略显惊讶的疑问,径自走上前,温温柔柔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埋怨久别重逢的爱子一般:“小凯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也不想着回家看看妈,妈可是很想你呢。”

 

她的声音也在那份回忆中,隔了许多年再听见,仍然会不自觉地打颤。王俊凯的指甲攥在手心里,他骂自己越长大越怂,而身体已经不由控制,缓缓从座位上起身,唯一的念头便是赶紧离开。

 

“怎么了小凯,国外待得久了,听不懂中文了?那怎么不一辈子都待在那里呢。”

 

“妈!你干嘛呀你。”王泽西并不知道她对王俊凯的童年以及少年时期造成了多大的阴影,这样的对话大概是他第一次听见,就是潜意识觉得不中听,便出言打断了:“哥公司那边好多事呢,过几天再回家怎么了。”

 

不提公司还好,一提她反倒更来气,这几年王泽西的确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积攒了不少公司人脉,结果掌权的还是个小小的分公司。而王俊凯一回来便被推上了王泽西几年都够不到的顶峰,这怎么能让她不气。怨不了自家孩子,那矛头便都指向了王俊凯这边。

 

“哟。怎么,总公司那边不够你大展身手,连我们泽西这小小的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你都想占了?”她一挑眉,下巴扬起来趾高气昂地注视着王俊凯身后的座椅。

 

“妈……”

 

“你出去。”

 

“妈!”

 

“出去。别让我说第三遍。”

 

王泽西惶恐地望向王俊凯,他从来都只敢偷偷违背母亲的意愿,又怕他哥一会挨骂,只能眼巴巴地望着。王俊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朝弟弟点了点头:“先出去吧。”

 

心理学家说,童年的不幸大抵会如影随形,或者说阴魂不散更好一点。王俊凯目送王泽西离开,而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现在也打不过我。”

 

“为什么要回来。我之前说过,只要你老老实实待在美国,我保证你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我。”

 

“……与你无关。”

 

“因为公司吗?哦不对,是因为王源吧。”

 

王俊凯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僵硬,女人看见了,便摆出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你还惦记着人家呢?啧啧,变态么你是。”

 

“不劳费心。”

 

“看来我得去问候一下他了,毕竟是你的心上人嘛。”

 

王俊凯皱着眉头,语气骤变:“你如果敢扯上他,那我就和你的宝贝儿子好好算算这些年我们两个的帐。”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是我们两个的,你先拉上别人,就别来怪我。”

 

她的喉咙哽了一下,抿了抿嘴唇,知道不能再用王源做要挟,便话锋一转:“你想哪里去了,我就是想和那孩子讲讲你小时候的糗事罢了,你那个时候啊……胆子可小了,不像现在,翅膀硬了是吧?”

 

这的确是王俊凯为数不多的强硬态度,以前是没有能力与她作对,倒不是说现在有多大的本事,不过是突然被触及到软肋,像是逆鳞狠狠地剜了一刀,不想再逆来顺受忍气吞声。

 

与此同时王泽西正接了电话准备奔向一楼大厅,结果刚到十楼的电梯口就撞见了刚刚还在电话那头的人。

 

“源哥!!!”王泽西激动地抱了上去:“呜呜呜呜源哥你怎么变矮了!”

 

王源捏着王泽西的后脖肉把人拎开:“王泽西,你的智商又下线了?”

 

“哈哈,逗你玩嘛。你咋没和我哥一起来呢。”

 

“昨天走得太匆忙,正装都没带。”王源微微低头瞅着自己整齐的裤脚:“想着不能给你哥丢人啊,买了衣服才过来。”

 

啊?王泽西愣着点了点头,这话里听出了点诡异的味道,他也没空多想,攀着王源肩膀凑到耳边去小声道:“我哥和我妈在我办公室呢!不知道是不是吵起来了,我妈好像埋怨我哥不回家看她。”

 

王源起先还对他耳语的动作有所闪躲,听完他的话便愣了一秒,联想到幼年时期对于王俊凯这个后妈的印象,想都没想拔腿就朝办公室的方向走。

 

“诶!”王泽西没料到他突然的举动,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

 

到门边上王源听到了清晰的一句:“当初是我逼你离开,可你不是也乖乖滚蛋了么,丢下你那个小朋友头也不回就走了,这是不是你啊?胆小鬼。”

 

王泽西后一步到,只听到了最后模糊的几个音节,他用嘴型问王源里面说了啥,王源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仔细听门内的对话。

 

“我现在回来了,你很不爽,所以呢?”

 

“真想让王源看看你以前哭着求我的样子,为了留下来你可真是贱死了。”

 

“……”

 

王源的手还停滞在半空,食指不自觉地颤抖着曲起,随后握紧了拳头。王泽西在旁边听得心惊胆战,看到王源欲破门而入又堪堪忍住的样子。而后飞快地跑了出去,吓得王泽西追都没来得及,还不敢叫出声。

 

电梯也像知晓他意图似的,在王源跑过来时刚好停在十楼,王源扒开刚出电梯门的员工,按下一层后在王泽西赶来之前按了关门。

 

一楼前台的接待员还在处理着文件夹里的资料,感觉到有人跑到面前也没抬头,直到王源将名片甩到她的键盘上,她才心下一惊赶紧转过头来。

 

“给我接总经理室。”

 

“好的王先生有预约吗。”

 

“少他妈废话赶紧接!”

 

“好!”接待员哪敢惹名片上这样身份的人物,不过例行公事问了一句预约就惹来这么大的火气,按键的手都僵硬着,火速拨通了电话。

 

王俊凯斜前方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刚好要开口,听见铃声便止住了,通常前台会没有预约直接打到经理室的都是这边比较重要的业务,王俊凯想想还是没接,抬了抬下巴示意她。

 

她当然也是不愿意王俊凯涉足分公司的一丝一毫,不等他动作便一步蹿了过来:“您好请问哪位。”

 

“您好,王总在吗。”

 

“王总刚刚出去了,您有什么事吗?”

 

“你是他秘书?”

 

“……对呀。”

 

王源压着的冷笑声并没有令对方产生怀疑,他侧头看了一眼刚跑过来的王泽西,接着对着听筒讲:“那麻烦您出来接一下我吧,我有重要的合作想和王总谈。”

 

王泽西还没跑一半的路,便被快步走来的王源给截住了,按着脖颈便给他转了个圈,拖着他原路返回,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抬脚卡住了。

 

“源哥你别冲动啊,你要干啥呀。”

 

王泽西刚要进,却被王源给伸出手臂拦住了:“帮我去买一杯咖啡。”

 

“啊?”

 

“咖啡。就对面那家。谢了。”

 

“咖啡?好,但是你别冲动啊!”

 

“冲动?放心,”王源看着电梯的关闭按钮使劲按下了,后槽牙都被他咬得生疼,他就这样笑了笑:“我够冷静了。”

 

 

 

王俊凯在一旁站得笔直,她目光未斜,放下电话便要离开,“等我回来,再找你好好聊。”最后三个被加重了字的音节落入他的耳朵里,他缓缓走到座位前坐下,这一举动令她脚步一停,大概是很不爽他坐在那个位置上。回头看见王俊凯悠哉地摊了摊手,也不好再说什么,开门离开了办公室。

 

然而走到电梯前等待她的却是一副似曾相识的面孔,她疑惑地上下打量这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努力在回忆中搜寻有关这个人的线索。

 

“秘书?”

 

“……是。”

 

“不请我去办公室坐么?”

 

她刚想应声却想起里面的人,面露难色,朝旁边员工的办公区做了个请的姿势:“委屈先生到这边来谈,办公室现在不太方便。”

 

倒是正合王源的心意,他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由着她引到尽头的两个沙发,路过员工区的时候无疑受到了无数好奇的目光。他们当然认识自家老板的母亲,好奇的是这位跟在她身后的年轻人。

 

王源一点也没客气,到了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反面朝上。她还恭敬地双手接过,在翻过来看到名字的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她终于搜索到了记忆中的那副稚嫩又青涩的面孔,而要想和面前这个男人重合,还需要一点心理准备。

 

“你……”

 

“阿姨不记得我了?”

 

“王源……你怎么来这了。”

 

“想来看看泽西,顺便和阿姨问声好。没想到阿姨这么客气,别站着了,坐吧。”

 

离远的员工听不清两人的对话,只看见她站着便猜测这个年轻人不是小角色,还以为公司有什么大业务,都探着脑袋往这边瞧。

 

她毕竟也不是好对付的人,看王源之前的态度就知道不是善茬,冷着脸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王源已经站起来,故意朝人多的地方走,扬声道:“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听我父亲说,你们分公司这边好像不太景气吧,就是因为你插足太多,每天花销那么大还偷挪分公司的财务,我说的对么?”

 

“你胡说!”

 

王源这话其实半真半假,他的确听他爸爸和王俊凯的爸爸闲聊时谈起分公司这边不太顺利,不景气是真,她偷没偷财务王源自然不清楚。话要说给员工听才过瘾,果然他这一句话出来,不论对方如何反驳,周围议论的声音已经四起。

 

她一看便明白了,王源这样明目张胆地耍伎俩令她瞠目结舌,而没等她再说话,王源的下一波诬蔑已经迫不及待出口了:“你说你在外面偷人也就算了,何必动泽西这边的公共财产呢。”

 

“王源!我和你没仇吧!”

 

“没有啊。”

 

“你混蛋!”

 

王源难得心情舒畅了一些,眯着眼睛露出了好看的微笑:“我这算什么,比起你在家里虐待继子的行径要好太多了。”

 

此起彼伏的嘈杂已经逐渐到了爆发的边缘,王源微微侧身躲过她恼羞成怒欲抬起的手臂,小声在她旁边道:“这场面我可应付不了,你自己来吧。”

 

王源快步撤离了员工办公区,身后是他们高声对她的质问,这里已经没有他王源什么事了,他迫不及待地走向经理办公室,推开门后是闻声刚要出来探究竟的王俊凯。

 

王俊凯显然对于王源的出现很是惊讶,虽然刚刚就觉得模糊的声音有点像是他,但总归是没听清。

 

“你怎么过来了?”

 

王源其实不太擅长撒谎,刚刚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自己刚刚真是有够坏的,在王俊凯的注视下突然爆出一阵笑声,看得王俊凯都愣住了。

 

“你笑什么这么开心。”

 

王源没回答,笑够了便踮脚搂住王俊凯的脖颈,紧紧地完成了一个稍显莫名其妙的拥抱。

 

“王俊凯我刚刚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

 

“我发现我他妈真是爱死你了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一只手刚刚稳住王源的后背,听罢竟然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一系列的转变有点让他无所适从,不过两分钟而已不速之客便破门而入。

 

“王!源!……”最后的音节被震惊所取代,女人的高跟鞋向后退了一步,抽气声也随之发出。面前是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样子,王俊凯抬眼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出声。倒是王源笑着松开手,转过头来靠着王俊凯的半边肩膀,好整以暇地笑了笑

 

“对了阿姨忘了告诉你,我和他已经在一起了,所以你说想让我看他哭的样子……”王源一只手拉住王俊凯,用另一只手臂将她轻轻推开:“我想我以后会有机会看到的,就不劳你费心了。”

 

她原本盛怒的面孔在此刻变得有些扭曲,不敢置信般皱了眉:“我没听错吧,他之前都那么对你了,你还愿意和他在一起吗?你和他一样有被虐倾向吧?!”

 

王源目不斜视,脚步未停,就像这句话无法引起他的任何情绪,临走之前还云淡风轻地回答了一句:“拜你所赐。还真是谢谢你了。”

 

 

没想到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句话所言非虚,王源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一路上还是嘈杂的,直到电梯的门缓缓关闭才得以清净。王俊凯差不多已经猜到他腹黑的小男朋友都做了些什么,猜不到话也能猜个大概,进了电梯就忍不住想要笑,王源冲他挑了挑眉:“笑什么,还不夸夸我。”

 

回答他的是王俊凯突然倾身上前的的亲吻,唇上的舌头没有一秒停留便钻进了口腔,湿滑的触感卷着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却也没有等到王源回应便撤开了,一抬头是跳转到1的红色数字。王俊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薄薄的下嘴唇,近距离的说话连呼吸都像难舍难分的样子:“我也爱死你了。不止刚刚。”

 

 

 

王泽西其实知道王源是要将他支开,他心里也乱得很。光是今天这些片段就足以证明自己的妈妈并非善类,对王俊凯也一点都不友好,他不想参与进去,对于母亲的作为也无能为力。他知道王源并不是想喝咖啡,却仍然乖乖到咖啡店里买了回来,到门口正赶上他俩迎面走过来。

 

“哥……”

 

“哎。”

 

“对不起啊。”

 

“你说对不起做什么。又不关你的事。”王俊凯有点好笑地看着弟弟。

 

王源看这尴尬的情形实在不舒服,赶紧出声打破了王泽西的纠结:“诶,咖啡买了怎么不给我啊。”

 

“噢!”王泽西赶紧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他。

 

“行了,别郁闷了。”王源抬手在他的头顶揉了揉,“你不生我的气就好了。”

 

王泽西疑惑地抬起头:“生你的气?”

 

王源侧了侧头:“你上去就知道了。”

 

然而王俊凯还在重复回想刚刚王源对他弟近乎宠溺的举动,不自觉地嘴角抽动了一下。

 

 

“哦对了哥,我和你说的那件事……你想得怎么样了?”

 

差点忘了今天来的主要目的,王俊凯迟疑了一下:“这件事爸知道么。”

 

“他不知道。我要是把我的想法和他说了,他肯定觉得我傻。”

 

王俊凯笑了笑,显然这个说法很像他们父亲的作风。难得他开一次口,王俊凯肯定不能驳他的面子:“行。不过我手里没有这么多,回头我帮你凑一凑,过两天给你打过去。”

 

“好嘞~谢谢哥~”

 

 

王俊凯后知后觉,离开公司也有几里地了才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事,他掏出手机打给王泽西,一旁驾驶位的王源时不时好奇地瞥一眼他在给谁打电话。

 

响了快半分钟才被接起,那头是王泽西欲哭无泪的声音:“哥——!你和源哥可把我害惨了,安抚群众这种事下回别让我来好不好啊,呜……”

 

王俊凯并不打算安慰他,“你小子今天把我大老远叫过来就为了管我借钱?”

 

“我不是昨天叫你来嘛……昨天那些员工都闹到大厅了,我一着急就给你打了个电话,谁成想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们就走了……啊喂?喂喂喂?”王泽西听见连续的忙音,张着嘴拿远了手机一看,挂了。

 

王俊凯此时一边收回手机,一边和旁边的人亲切地问候了一句自家弟弟的娘亲。



-TBC

17

评论(97)
热度(2022)
©绯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