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夜

半周更写手

《平日》K远,第六章

前文:第五章 第一章

第六章 如影

汇总[1+2]

(1)

 

刚过立夏的五月还残留着春末的凉爽,男校里大多数学生都开始迫不及待地穿起夏季的短袖校服。早晨来时套一件自己的外套也不会被门卫拒之门外,这对于在校规压迫下必须常年穿校服的学生来说简直是最大的福利。


周六的校园里只有九年级学生们还在孤军奋战,课间也不见几人出来的操场显得格外清冷。Karry的座位靠窗,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见校门口稀疏的人流。逼近中考的低气压使得少部分同学恨不得马上考完放假回家的心情愈发强烈,翘课早退这类事已经不再罕见,只要并不过分老师们也都不会多加责备。

 

下午还剩一节课自习,教室里就已经跑走了一半人还多。Karry收回视线,开始解决这周末作业中的最后一张数学卷纸。

 

在这个学校里待了有一年半的时间,校规他虽然不能背下来,但自己也清楚地知道差不多都违反了个遍。唯一肯定的就是翘课这种事他还没干过,想想还是坚持到最后一天吧。

 

沉浸在结题中的人压根没注意到书桌里的手机有新信息的震动声,与此同时给他发完信息的马思远正在和天宇文在一家蛋糕店里选蛋糕。

 

“我估计他是在上课,放学都不一定能注意到微信消息。”

 

“啊?那怎么办,我俩去接他?”天宇文说完还不忘瞥几眼后厨那边蛋糕做得怎么样了。

 

“你一会儿拿了蛋糕就先回家吧,我去学校接Karry。”马思远说着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离他放学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蛋糕店离学校还有一段路程,马思远也没着急赶时间,晃晃悠悠就到了校门口。果真如他所预想的那样,Karry直到放学都没拿起手机查看消息。伴随着放学铃声响起,Karry收拾了书本和同学们一起走出教学楼,他和马思远昨天晚上约定的是以电话为准,至今没有未接来电的提示的手机就这样被他忽视了。

 

这导致他走到校门口看见马思远时吓了一跳。

 

“诶?你怎么在这?”

 

“等你啊,一起去宇文家。”

 

Karry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我就这样去啊?总得回家换套衣服吧。”

 

“哎呀还换什么衣服啊这校服多好看,走走走人都到齐了。”

 

“好看你个头啊好看你也穿啊。”Karry被马思远拉着胳膊往前走,走了两步觉得不太对劲:“人都到齐了?一共多少人啊?”

 

“听说宇文说是还找了很多同学,我也不太清楚,出门就和宇文去订蛋糕,然后就直接来找你了。”

 

Karry哦了一声,无比自然地把马思远抓着他胳膊的手牵了起来。马思远四处瞄了几眼,大概是没熟人。

 

“怕什么。”

 

马思远闻言直起腰板主动握紧他的手:“我这不是怕你不好意思被你班同学看见么!反正放学的又没有我们八年级的。”

 

尽管这样说了,可是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只能把身体更贴向对方这边,企图让衣服遮挡住十指相扣的双手。Karry察觉到也不揭穿,乐得看他贴得越来越近。

 

还没走过这条街,Karry突然猛地拉了一下马思远的手还停下了脚步:“我忘了给宇寻买礼物了。你买了么?”

 

“买了啊,让宇文先带回去了。”

 

“买的啥?”

 

“就……一顶帽子。我是真不知道该买啥了。”

 

“那我买什么给他,我也不知道了。”

 

“去前面那条街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吧。”

 

Karry认为,送礼物简直是最难办的一件事没有之一,尤其是对不是特别了解的朋友。两人先是进了一家服装店,Karry看中什么都往马思远身上比划,被提醒了N多次你是给宇寻买不是给我买。后来Karry干脆坐在试鞋的地方看着马思远绕来绕去。导购问他要什么尺码的,马思远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高这么瘦,总之尺码就是不知道。

 

最后还是怕买的不合适而选择放弃。

 

随后进了一家动漫店,这次完全是由Karry个人的意志为主导,看这个手办想买看那个周边也想要。马思远又是推又是拽总算是把他弄了出来,然后告诉他,你要是想给宇寻买动漫周边还不如给他买个碗,还实用一点,摔了还能听个响。

 

实在没辙了,Karry径直走进一家文具店。

 

“你,你买个这么丑的杯子对得起宇寻的审美么你。”

 

Karyy看着店主把那个印着米老鼠图案的马克杯装进盒子里包装好,一本正经地和马思远讲:“你看这个杯子啊,既是动漫周边,还实用。关键是,摔了能听响。”

 

“……”

 

 

 

两个人说说笑笑时间也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看到没有,我身边全是土豪啊。”马思远指着天宇兄弟家的别墅拍拍胸脯,就好像自己是土豪一样的神情。Karry笑着说了声傻子,光顾着往前跑的人啥也没听到。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马思远连要脱鞋进门都忘了,就直愣愣地站在玄关不动弹。后进来的Karry本想拍一下他的后背催促他换鞋,结果一看到一楼客厅里的景象也愣了。

 

马思远心想,天宇文你把你弟的生日派对办成了一场相亲大会这件事你弟居然没打死你真是对你深沉的爱。

 

Karry心想……我能现在拉着马思远跑么。

 

这时天宇文一手拿着餐盘另一只手握着手机正准备和坐在他旁边的女生自拍,听到开门声喊了一句:“啊Karry男神你终于来啦!”

 

果真是人到齐了就差他俩,天宇文居然能头也不回地猜到来的人是谁。Karry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只好任由本心呵呵了两声。

 

这一客厅少说也得有20人,还陆续有人从二楼下来似乎是刚参观结束。除了天宇兄弟和零星几个看起来像是宇寻同学的男生之外,都是马思远见都没见过的女生,不可能是小学同学之类的。见到他俩之后不说两眼放光起码也差不多了,被瞅得不知道该做什么的马思远下意识去看Karry。发现他丝毫没有想进门的意思。

 

“要不……回家?”

 

Karry刚想说好啊就听见马思远的下一句:“这儿晚上根本没法住啊。”

 

等等。回家还怎么一起住。Karry以最快的速度脱了鞋进门:“不不不我觉得这样挺好。”

 

“……”

 

为了能和马班长今晚的同住计划顺利进行,Karry觉得自己就算是扯再多违背自己意愿的瞎话也在所不惜。一群人围在地上吃蛋糕的景象甚是窝心,Karry无视了一众投来的热切目光塞了一大口奶油蛋糕。甜死了。

 

也不知道天宇文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女生,还都性格开朗嘻嘻哈哈一直配合宇文的各种提议。

 

她们要玩丢手绢,Karry默默坐到了马思远身后举着蛋糕发呆,没人敢扔他后面。

 

她们要同时摇一摇看谁能配上,Karry默默从马思远口袋里抽出手机揣在自己兜里。

 

她们要把剩下的蛋糕拍着玩,Karry默默看着一个姑娘端着蛋糕走到马思远前面,然后一个蛋糕飞了过去。

 

……

 

……

 

这生日没法过了。天宇寻拄着下巴欲哭无泪,生日帽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被奶油虐过了之后的大家明显都消停了不少,许是感觉到围绕在Karry身上的低气压,都同时望向两人这边。被挡住的Karry正低着头看不清是啥表情,只有马思远在他身前笑啊笑啊反正也不知道是在笑啥。

 

“要不然……我们玩国王游戏吧。”天宇文边说还边看Karry是什么反应,话音刚落就见Karry一记眼刀杀了过来,立马改口:“呃!玩点什么呢!”

 

马思远见状有点不好意思场面这样冷下来,手臂绕到身后拍了拍Karry道:“就国王游戏吧!Karry你也来玩。”

 

于是被点了名的人只好又坐回马思远的身边,表情也有所缓和。

 

 

一副扑克牌有54张,他们只取了红桃和黑桃的卡牌,加上大小王正好是28张,和在场的人数吻合。这个被叫中的几率令Karry很是满意,从负责发牌的天宇浩手中拿了一张牌之后便扣住了。

 

这样相安无事又不看牌地度过了四轮,期间被叫出来整蛊的人都异常惨烈,比如第二轮一位眼镜姑娘抽到了国王,点出了天宇寻和某位短发妹子同吃一根Pocky。先不说天宇文一脸Why不叫到我的牌的悲壮表情,就单单看天宇寻害羞又不好意思说非要装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该想象到那画面有多美。

 

再比如刚刚结束的第四轮,被要求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另一个女生的某路人男暗爽得恨不得大喊三声老子真帅的兴奋将游戏现场的热度推向了高峰。

 

而目睹完这一切的Karry表示你们爱咋耍咋耍只要别波及我的马班长就相安无事。

 

这个小算盘一直打到第五轮开局。随着国王命令的公布,马思远把手上的那张红A甩出来的那一秒,Karry彻底不淡定了。

 

原因是抽到国王的那位妹子说:请红A和黑K深情对视互相告白。

 

——来吧谁是黑桃K我保证不打死你。

 

Karry的目光扫过一个又一个迷茫的脸庞最后看向坐在他左边的天宇浩,然而巧的是对方也正在盯着他。一撇头发现大家陆续都转过来盯着自己,Karry先是愣了一秒,然后反应过来在这几秒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谁都没抽到黑桃K,也就是说……

 

马思远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是如何,第一时间想去抢Karry面前那张被倒扣着的牌,结果显然是没有正对着它的人快。

 

Karry第一次正眼看这位拥有国王牌的长发姑娘,满眼的激动只想对她说一句

 

——姑娘!干得漂亮!

 

Karry见马思远打算赖账连忙往旁边躲的样子,屈身上前一手按住他的脖子不然他再退。“哎哟喂马思远,别害羞嘛要深情对视啊。”

 

起哄声愈演愈烈,马思远终于不躲了,反而往前凑了一点,看着Karry一副‘我看你说什么’的表情。

 

“马思远,你知道么,我喜欢你很久了。”

 

——嗯我知道啊。

 

Karry每次严肃的时候马思远都会变得很紧张,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其实暗地里早就心跳剧烈。虽然知道只是配合游戏而不得不说的玩笑话,但毕竟是不一样的关系,听在耳朵里总有点联系实际后的暧昧。

 

“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

 

——什么啊,别这么严肃啊。

 

Karry说到这嘴唇微微动了多次,话在唇间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开口。马思远还因为紧张频频眨眼,黑亮的眼睛看得他更犹豫要不要说下去。

 

周围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所有人被他们之间的气场给带动得不敢出声。Karry在这时缓过神来,恢复了正常的思路——这个时候可不适合告白啊!

 

接下来马思远就知道自己又被耍了。前几秒还一脸正经的人突然唱起了歌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喂你这哪是告白啊耍赖啊!”“Karry学长认真一点嘛。”“就是啊……”

 

马思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就怕Karry真的一时兴起在大家面前回忆他俩的往事,那就热闹了。于是他也接着Karry的恶搞风格

 

“Karry男神~你好帅~我好喜欢你~”

 

周围传来一片对于此人浮夸演技的唏嘘声,被众人嫌弃的马思远撇着嘴抽了抽鼻子很委屈的样子:“难得我这么深情,你们还笑我。”

 

Karry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小声地自言自语般评价道:“笨蛋么你,傻的啊。”

 

笑过之后众人又吵吵着赶紧开下一轮,Karry悄悄地把手臂绕到马思远的背后,和他的手握在一起。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怕你真的做到了深情告白。

 

——怕我由本心做出的回应会尴尬到无法收场。

 

你懂我的,就不必多说。

(2)

 

 

和同学们在一起玩玩闹闹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国王游戏结束之后已经过了19点。这个年纪的女生总是会被家长要求遵守严格的门禁,在天宇文提议去最近那家KTV在疯几个小时之后,不少女生恋恋不舍地表示再不回去就要挨骂了。

 

所以他们到KTV之后只点了一个中包。在场的除了他们五个以外就只剩宇寻的一位男同学和存在感一直很弱的两位女生。

 

自称麦霸的马思远在连续唱了三首民歌之后被天宇文嫌弃地从点歌机前面推走。马思远今天心情不错也就懒得和他计较,蹦了几步坐到一直在嗑瓜子的Karry身边。

 

“怎么不唱歌啊你。”

 

“听你唱啊。”

 

两个女生一开始还很拘谨,被马思远几首民歌洗脑之后也开始疯狂地点歌。天宇文乐呵呵地和她们抢麦,天宇浩时不时插一首谁也没听过的冷场歌,天宇寻和同学玩手机游戏玩得无暇顾及这帮人。

 

Karry和马思远磕了一地的瓜子,喝了一肚子的果粒橙,中包赠的这些东西都被他们解决掉了。包房的沙发很宽,空位也很大,Karry吃饱喝足后惬意地躺下了,把头枕在马思远的大腿上。

 

“你增肥吧马思远。”

 

“啊?”

 

“太瘦了我枕着都硌得疼。”

 

马思远听完在第一时间往旁边一坐,原本垫着他大腿的人就砸在沙发上。“嫌硌不要枕啊!”

 

Karry笑嘻嘻地拍了拍沙发,示意他也躺下来。马思远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说什么也不答应。于是Karry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摆摆手让他凑过来,马思远以为他要说什么于是就把头探了过去。

 

在头伸过去的那一瞬间,Karry使了力用手肘撑起上半身,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音响里放着一首节奏欢快的歌曲,天宇文抱着麦克风自嗨,逗得两个女生哈哈笑。马思远确认谁也没注意到他们俩的动向以后才松了口气,一巴掌拍在Karry身上:“你找死啊。”

 

“你躺不躺下?你不过来我还亲你。”

 

“……”

 

KTV的沙发呈工字型的一半,茶几摆在正中间。宇寻和同学正坐在一端低头玩手机,宇浩一个人正在点歌机前点屏幕翻页,天宇文和两个女生在茶几前又是笑又是跳。马思远趁着没人注意连忙躺了下来,Karry嘿嘿一笑翻了个身把马思远困在靠背和自己的身体之间。

 

“喂!你……”

 

刚说了两个字,对面这位已经迫不及待地吻了上来。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要避开同处一个空间里的这些人简直是在挑战马思远的心理承受能力。心跳已经窜到了嗓子眼,多次用手使劲推开他也不管用,最后还是只能认命地一动不动,免得动作幅度太大会引人注意。

 

马思远甚至不敢闭眼睛,身前这人还一点要结束的意思都没有。最后眼看着这首歌结束,天宇文转头的那一刻,马思远终于使了全部的力气连踹带推将Karry……甩下沙发。

 

——这下才真的是完蛋了。

 

Karry直起身坐在地上仰视他,一双桃花眼满带危险地眯起来,嘴角勾起一边。马思远喉结上下滚动,抿了抿嘴唇。

 

“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

 

Karry拉着他的手放到嘴边。指尖被亲吻时一丝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马思远觉得,这句没事一点也不像会没事的样子。

 

 

原本天宇文是提议点一些啤酒来,结果被全票否决了。好在没有要酒,三个小时唱下来除了二文觉得有点缺氧以外别人倒是没什么不适的状况。两个女同学在KTV门口和他们挥手告别,天宇文还送了两个飞吻过去。

 

这里离家并不远,没走几分钟就到了。天宇文的兴致还没过,提议大家一起来讲鬼故事,被两个弟弟蒙着衣服抬回了房间。

 

“Karry学长,你和马思远住二楼的客房吧。”

 

“哎不不不,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睡吧啊宇寻!”马思远拉着天宇寻的手臂就不撒手,结果被嫌弃地甩开了。

 

Karry满意地朝宇寻离开的背影点了点头,礼物真是没白买,但愿他回房间拆开礼物之后不会拿把菜刀过来杀了他。

 

“马班长~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睡客房呀?”Karry把手臂架在马思远脖子上,半拽着弄上了二楼。

 

客房里只有一张足够睡三个人的大床,除了床头柜之外就只剩门边的衣架子。白色的窗帘薄薄的一层,街上的路灯很亮,即使不开灯也能清楚地看见房间内的景象。Karry已经洗漱完毕,只穿着里面的黑色背心,靠着枕头在床上玩手机。

 

马思远进来的时候刘海是湿着的,大抵是洗脸时沾上的水。Karry瞥过来,看到他的穿着后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你……”

 

“我?”

 

马思远一步一步走过来,宽大的T恤下摆随着步伐稍有上移,Karry紧紧盯着他白皙的双腿一时间移不开眼。他的马班长是有多不自觉啊,居然敢只穿一件T恤就上床。

 

“你……你是不是真傻啊你……”Karry把手机放到枕边,看着他钻进被窝趟在自己手边。

 

手腕被他的头发蹭得痒痒的。马思远的额头隔着湿润的刘海贴在他的手腕上,像以往Karry做的那样,轻轻地亲吻他手背。

 

“我有点累了。”马思远小声地嘟囔,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对方听。“最近你都那么忙,就有点想你。”

 

“……你找死呢?今晚不想睡了?”Karry说着身体下滑,手绕到上面把枕头拉下来铺平,枕在上面和马思远躺在一起。

 

“别乱动。我和你说正经事呢。”

 

“什么正经事?”

 

“你快中考咯。我觉得也是时候把我写的最后两件事给你看了。”

 

马思远想下床去找衣服,被Karry拦下了:“你就直接说吧,相信你。”

 

“咳咳,我想和你念一所高中。”

 

“……”

 

“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就这两件事。”

 

Karry听完以后面朝天花板长出了一口气。呆滞了一分钟后转过头来说:“你是真傻么,马思远。”

 

“什么我就又傻了。”

 

“不对……”Karry伸手在他的头上揉了揉:“这次是我们都傻了。”

 

“只有你傻,别带上我。”

 

“其实我也写了,同样的两件事。”

 

他们之间没有过动人的情话,所有的爱意与宠溺都隐藏在一句句看似平常的对话间。兜兜转转绕了好几圈,不过就是想和你一路走下去。尽管这条路的尽头犹未可知,太长的岁月里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我们都不清楚。

 

“所以……我们都好幼稚啊。”马思远转过头去笑,尽量无视对面那位正灼热的目光。

 

“那两张纸我没带来,但是我带来了另一张。”Karry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掏出来的纸条,马思远再转头的时候就看见近在咫尺的几个字。

 

在反应过来是什么含义之后马思远第一时间想逃走,被Karry一只手就拽了回来。压在身上的重量有点令他胸闷,但此时已经无暇顾及这些。马思远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企图把他推开,对方很轻松的样子纹丝不动。

 

就知道煽情不会超过一分钟,刚刚因为默契而感动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

 

 

“别耍无赖啊,我的,马班长。”

 

 

马思远最近时常在心里问自己,现在身边的人,是要一起走多远的人呢。

 

偶尔会翻阅那些没什么营养的心灵鸡汤,成年人提及的爱情无非是最极端的表达。热情和背叛交织在一起,他还读不懂这些。会觉得情绪被影响,不过是因为文字的悲怆。

 

谁又敢说一辈子这种话。

 

Karry有的自信和狂妄,常在他举棋不定时给予他莫大的安慰。这些天因为忙碌而鲜少沟通的两个人,仿佛因为这一次别人的生日聚会回到了刚刚牵手那时。

 

月光清清凉凉映在身上人略显紧张的眉眼上,马思远只瞥了那么一眼就别开了。手指连忙将被褪了一半的衣服向下拽,另一个力道偏偏逆着他推。

 

这场无声的对峙最后结束在Karry附在他颈边的低语中。

 

——思远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指节的劲力都没松,就骤然怔在尾音休止的一秒。

 

他们之间向来没有情话。印象当中有一次天宇文拿自己手机恶作剧,群发了一条【亲爱哒么么】.Karry过了好久才回:【你被盗号了么。】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挺好笑的。

 

他只不过叫了一声自己的名,马思远就有种酸涩的感觉直冲眼眶.

 

“叫我干啥。叫我也没用。”

 

马思远想用双臂推他离开,挣扎间听见轻微的声响,大抵是那张纸条直挺挺戳在了地上。

 

橙色的背景上有些歪斜地写了两个字,从笔画间仿佛能猜到书写的人当时的心情.

 

他写,别动。

 

上一次让自己抱紧他,这次就干脆玩木头人不让自己动。祈使句里毫不掩饰的命令语气令马思远恨不得单方面解除约定。

 

事到如今马思远不得不承认是自己挖了个坑供自己跳。这个人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他斗不过的。

 

皮肤的温度和空气的微凉有鲜明的对比,Karry的手掌在他的腰侧摩挲,有点痒。

 

“你别闹了啊!”

 

“说好了别动,老实点。”

 

“谁知道你要干啥,我不跟你玩了!”

 

Karry一只手紧紧地攥着他的两个手腕,消瘦又分明的骨骼在手心里轻而易举地被控制住。马思远听见他说

 

“相信我。”

 

不知道要他相信什么,但是听到这句话后,马思远忽然安分了下来。Karry渐渐松开他的手腕,俯下身亲了亲他的脖颈。轻柔的亲吻掠过堆在胸口的衣料,随后一路向下。马思远只觉得痒,几次想伸手推他又忍住了。

 

嘴唇和皮肤之间互相传递着柔软和滚烫,Karry又凑到他眼前盯着他看。

 

其实两个人独处的时光,就算是并排坐在一起呼吸着同一处的空气都觉得很轻松。并不是想做什么让对方为难的举动,如果非要说个所以然,那大概可以称之为,好奇吧。

 

“是不是像漫画里的那样啊?”

 

“……什么?”

 

马思远瞪大了眼睛企图从身上人略显兴奋的表情中读懂他所表达的含义,半晌过后他蜷起腿使劲往这人肚子上踹了一脚。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看了什么奇怪的漫画,总之这次又是他被耍了。

 

“疼啊腰……我腰不好你轻点踢啊。”Karry这手捂着肚子,顺势用另一只手揽着马思远往自己的方向一带,抱个满怀。

 

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原本在床头的一角,此刻被他快速地拉过来,蒙头罩住了两人。马思远在这人迅速的动作中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脖子被他扶住向上扬。

 

马思远的嘴里满满的都是牙膏的薄荷味儿,Karry觉得,也挺甜的。

 

- 第六章 END

后文:第七章

评论(35)
热度(1010)
©绯夜 | Powered by LOFTER